申博麻雀排九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收藏 标记书签 推荐朋友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
选择背景颜色:   选择字体大?。?/SPAN> font1 font2 font3

澳门最大的赌场:第49章 再见,卡夫卡君

申博麻雀排九 www.5522tyc.com 第二天早上九点多,听到汽车引擎声越来越近,我走到门外。不久,一辆车头高耸、轮胎粗重的小型卡车出现了。四轮驱动的达特桑①,看上去至少半年没洗车。车厢里放有两块似乎用了很久的长形冲浪板??ǔ翟谛∥莞巴W?,引擎关掉后,四下重归寂静。车门打开,一个高个子男人从车上下来,身穿偏大的白T恤和土黄色半长裤,脚上一双鞋跟磨偏的轻便运动鞋,年龄三十光景,宽肩,晒得没有一处不黑,胡须大概三天没刮,头发长得盖住耳朵。我猜测大约是大岛那位在高知开冲浪器材店的哥哥。

“噢!”他招呼一声。

“您好!”我说。

他伸出手,我们在檐廊上握手。手很大。我猜中了,果真是大岛的哥哥。他说大家都叫他萨达②。他说话很慢,字酙句酌,仿佛在说时间有的是不用急。

“高松打来电话,叫我来这里接你,带你回去?!彼?,“说那边有什么急事?!?/p>

“急事?”

“是的。内容我不知道?!?/p>

“对不起,劳您特意跑来?!?/p>

“那倒没有什么?!彼?,“能马上收拾好?”

“五分钟就行?!?/p>

我归拢衣物塞进背囊的时间里,大岛的哥哥吹着口哨帮忙拾掇房间,关窗,拉合窗帘,检查煤气阀,整理剩余食品,简单刷洗水槽。从他的一举一动不难看出他已非常熟练,仿佛小屋是自己身体的延伸。

“我弟弟看来对你很满意?!贝蟮旱母绺缢?,“弟弟很少满意别人,性格多少有问题?!?/p>

①日本日产公司出产的卡车。②③在日语中这两个字有“潦倒”之意。④

“待我十分热情?!?/p>

萨达点头:“想热情还是可以非常热情的?!彼蚪嗟乇泶锟捶?。

我坐上卡车助手席,背囊放在脚下。萨达发动引擎,挂档,最后从车窗探出头来,从外侧再次慢慢查看小屋,之后踩下油门。

“我们兄弟为数不多的共同点之一就是这座深山小屋?!比镆允炝返氖质谱较蚺萄厣铰废律?,“两人都不时心血来潮到这小屋独自过上几天?!彼魄昧艘徽笞幼约焊詹懦隹诘挠锞?,继续说道:“对我们兄弟来说,这里是非常重要的场所,现在也同样。每次来这里都能得到某种力量,静静的力。我说的你可明白?”

“我想我明白?!?/p>

“弟弟也能明白?!比锼?,“不明白的人永远不明白?!?/p>

褪色的布面椅罩上沾有很多白色狗毛。狗味儿里掺杂着海潮味儿?;褂谐謇税宕虻氖抖?、香烟味儿??盏鞯牡鹘谂ヒ丫Я?。烟灰缸里堆满烟头。车门口袋里随手插着没带盒的卡式磁带。

“进了几次森林?!蔽宜?。

“很深地?”

“是的?!蔽宜?,“大岛倒是提醒我不要进得太深?!?/p>

“可是你进得相当深?”

“是的?!?/p>

“我也下过一次决心进得相当深。是啊,已是十年前的事了?!?/p>

随后他沉默了好一会儿,意识集中在把着方向盘的双手上。长长的弯路一段接一段。粗轮胎把小石子挤飞到崖下。路傍时有乌鸦,车开近了它们也不躲避,像看什么珍希玩意儿似的定定地注视着我们通过。

“见到士兵了?”萨达若无其事地问我,就像在问时间。

“两个士兵?”

“是的?!彼蛋?,萨达瞥一眼我的侧脸,“你走到了那里?”

“嗯?!?/p>

他右手轻握方向盘,沉默良久。没有发表感想,表情也没改变。

“萨达先生,”

“嗯?”

“十年前见那士兵时做什么来着?”我问。

“我见到那两个士兵,在那里做什么了?”他把我的问话原样重复了一遍。

我点头等他回答。他从后视镜里查看后面的什么,又将视线拉回到前面。

“这话我跟谁都还没有说过,”他说,“包皮括弟弟——不知是弟弟还是妹妹,怎么都无所谓,算是弟弟吧。弟弟对士兵的事一无所知?!?/p>

我默默点头。

“而且我想这话往后也不会对谁说了,即使对你。我想你大概往后也不会对谁讲起,即使对我。我说的意思你明白?”

“我想我明白?!?/p>

“什么原因可知道?”

“因为即使想说也无法用语言准确表达那里的东西,因为真正的答案是不能诉诸语言的?!?/p>

“是那么回事?!比锼?,“一点不错。所以,不能用语言准确表达的东西,最好完全不说?!?/p>

“即使对自己?”

“是的,即使对自己?!比锼?,“即使对自己也最好什么都不说?!?/p>

萨达把COOLMINT口香糖递给我,我抽一片放在嘴里。

“冲过浪?”他问。

“没有?!?/p>

“有机会我教你?!彼?,“当然是说如果你愿意的话。高知海岸的波浪极好,人也不多。冲浪这东西远比外观有深意。我们通过冲浪学会顺从大自然的力量,不管它多么粗暴?!?/p>

他从T恤口袋里掏出香烟叼在嘴里,用仪表板上的打火机点燃。

“那也是用语言说不明白的事项之一,是既非Yes又非No的答案里面的一个?!彼底?,他眯细眼睛,向车窗外缓缓吐了口烟?!跋耐挠懈鼋蠺OILETBOWL①的地方,撤退的波浪和涌来的波浪在那里相撞,形成巨大的漩涡,像便盆里的水涡一样团团打转。所以,一旦被卷到那里面去,就很难浮上来。有的波浪很可能让你葬身鱼腹。总之在海里你必须老老实实随波逐流,慌慌张张手刨脚蹬是什么用也没有的,白白消耗体力。实际经历过一次,你就会晓得再没比这更可怕的事了。不过,不克服这种恐惧是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冲浪手的。要单独同死亡相对、相知,战而胜之。在漩涡深处你会考虑各种各样的事,在某种意义上就是同

————

①意为“便盆碗”。

死亡交朋友,同它推心置腹?!?/p>

他在篱笆那里跳下卡车,关门上锁,又摇晃了几下大门,确认是否关好。

往下我们一直沉默着。他打开调频音乐节目开着车,但我知道他并没怎么听那东西,只是象征性地开着而已。进隧道时广播中断只剩下杂音,他也毫不介意。由于空调失灵,驶上高速公路后车窗也开着没关。

“如果想学冲浪,来我这里好了?!蓖诤J比锟诹?,“有空房间,随你怎么住?!?/p>

“谢谢?!蔽宜?,“迟早会去一次,什么时候倒定不下来?!?/p>

“忙?”

“有几件事必须解决,我想?!?/p>

“那在我也是有的?!比锼?,“非我乱吹?!?/p>

接下去我们又许久没有开口。他想他的问题,我想我的问题。他定定地目视前方,左手放在方向盘上,不时吸烟。他不同于大岛,不会超速,右臂肘搭在打开的车窗上,以法定速度沿着行车线悠悠行驶,只在前面有开得太慢的车时才移到超车线,有些不耐烦地踩下油门,旋即返回行车线。

“您一直冲浪?”我问。

“是啊?!彼?。往下又是沉默。在我快要忘记问话时他总算给了回答:“冲浪从高中时代就开始了,偶一为之。真正用心是在六年前,在东京一家大型广告代理店工作来着。工作无聊,辞职回这里干起了冲浪。用积蓄加上向父母借的钱开了冲浪器材店。单身一人,算是干上了自己喜欢的事?!?/p>

“想回四国的吧?”

“那也是有的?!彼?,“眼前若是没海没山,心里总觉得不踏实。人这东西——当然是说在某种程度上——取决于生长的场所。想法和感觉大约是同地形、温度和风向连动的。你哪里出生?”

“东京。中野区野方?!?/p>

“想回中野区?”

我摇头道:“不想?!?/p>

“为什么?”

“没理由回去?!?/p>

“原来如此?!彼?。

“和地形、风向都不怎么连动,我想?!?/p>

“是吗?!?/p>

其后我们再度沉默。但对于沉默的持续,萨达似乎丝毫不以为意,我也不太介意。我什么也不想,呆呆地听广播里的音乐。他总是眼望道路的前方。我们在终点驶下高速公路,向北进入高松市内。

到甲村图书馆是午后快一点的时候。萨达让我在图书馆前下来,自己不下车,不关引擎,直接回高知。

“谢谢!”

“改日再见?!彼?。

他从车窗伸出手轻轻一挥,粗重的轮胎发出“吱吜”一声开走了——返回大海的波浪,返回他自身的世界,返回他自身的问题之中。

我背着背囊跨进图书馆的大门,嗅一口修剪整齐的庭园草木的清香,觉得最后一次看图书馆似乎是好几个月前的事情了,可一想才不过四天之前。

借阅台里坐着大岛。他少见地打着领带,雪白的扣领衬衫,芥末色条纹领带,长袖挽在臂肘那里,没穿外衣。面前照例放一个咖啡杯,台面上并排放两支削好的长铅笔。

“回来了?”说着,大岛一如往日地微微一笑。

“你好!”我寒喧道。

“我哥哥送到这儿的?”

“是的?!?/p>

“不怎么说话的吧?”大岛说。

“多少说了一些?!?/p>

“那就好,算你幸运。对有的人、有的场合,一言不发的时候甚至也有?!?/p>

“这里发生了什么?”我问,“说有急事……”

大岛点头?!坝屑讣卤匦敫嫠吣?。首先,佐伯去世了。心脏病发作。星期二下午伏在二楼房间写字台上死了,我发现的。猝死??瓷先ゲ煌纯??!?/p>

我先把背囊从肩头拿下,放在地板上,然后坐在旁边一把办公椅上。

“星期二下午?”我问,“今天星期五,大概?”

“是的,今天星期五。星期二领人参观完后去世的?;蛐碛Ω酶缧┩ㄖ?,但我也一时没了主意?!?/p>

我沉在椅子里,移动身体都很困难。我也好大岛也好都久久保持着沉默。从我坐的位置可以看见通往二楼的楼梯:擦得黑亮黑亮的扶手,转角平台正面的彩色玻璃窗。楼梯对我有着不一般的意义,因为从楼梯上去可以见到佐伯,而现在则成了不具任何意义的普普通通的楼梯。她已不在那里。

“以前也说过,这大约是早已定下的事?!贝蟮核?,“我明白,她也明白。但不用说,实际发生之后,令人十分沉重?!?/p>

大岛在此停顿良久。我觉得我应该说句什么,可话出不来。

“根据故人遗愿,葬礼一概免了?!贝蟮杭绦?,“所以静悄悄地直接火化了。遗书放在二楼房间她的写字台抽屉里,上面交待她的所有遗产捐赠给甲村图书馆。勃朗·布兰自来水笔作为纪念留给了我。留给你一幅画,那幅海边少年画??辖邮馨??”

我点头。

“画已包皮装好了,随时可以拿走?!?/p>

“谢谢?!蔽抑沼诜⒊錾袅?。

“嗯,田村卡夫卡君,”说着,大岛拿起一支铅笔,像平时那样团团转动,“有一点想问,可以吗?”

我点头。

“关于佐伯的去世,不用我现在这么告诉——你已经知道了吧?”

我再次点头:“我想我知道?!?/p>

“就有这样的感觉?!贝蟮撼こさ赜趿丝谄?,“不想喝水什么的?老实说,你的脸像沙漠?!?/p>

“那就麻烦你了?!焙砹娜房实美骱?,大岛这么一说我才意识到。

我把大岛拿来的加冰冷水一饮而尽。脑袋深处隐隐作痛。我把喝空的玻璃杯放回台面。

“还想喝?”

我摇头。

“往下什么打算?”大岛问。

“想回东京?!蔽宜?。

“回东京怎么办?”

“先去警察署把以前的情况说清楚,否则以后将永远到处躲避警察。下一步我想很可能返校上学。我是不愿意返校,但初中毕竟是义务教育,不能不接受的。再忍耐几个月就能毕业,毕了业往下就随便我怎样了?!?/p>

“有道理?!贝蟮好邢秆劬次?,“这样确实再好不过,或许?!?/p>

“渐渐觉得这样也未尝不可了?!?/p>

“逃也无处可逃?!?/p>

“想必?!蔽宜?。

“看来你是成长了?!?/p>

我摇头,什么也没说。

大岛用铅笔带橡皮的那头轻轻顶住太陽穴。电话铃响了,他置之不理。

“我们大家都在持续失去种种宝贵的东西,”电话铃停止后他说道,“宝贵的机会和可能性,无法挽回的感情。这是生存的一个意义。但我们的脑袋里——我想应该是脑袋里

——有一个将这些作为记忆保存下来的小房间??隙ㄊ抢嗨仆际楣菔榧艿姆考?。而我们为了解自己的心的正确状态,必须不断制作那个房间用的检索卡。也需要清扫、换空气、给花瓶换水?;谎灾?,你势必永远活在你自身的图书馆里?!?/p>

我看着大岛手中的铅笔。这使我感到异常难过。但稍后一会儿我必须继续是世界上最顽强的十五岁少年,至少要装出那种样子。我深深吸一口气,让空气充满肺腑,将感情的块体尽量推向深处。

“什么时候再回这里可以么?”我问。

“当然?!贝蟮喊亚Ρ史呕亟柙奶?,双手在脑后合拢,从正面看我的脸,“听他们的口气,一段时间里我好像要一个人经管这座图书馆??峙滦枰桓鲋?。从警察或学校那里解放出来自由以后,并且你愿意的话,可以重返这里。这个地方也好,这个我也好,眼下哪也不去。人是需要自己所属的场所的,多多少少?!?/p>

“谢谢?!?/p>

“没什么?!?/p>

“你哥哥也说要教我冲浪?!?/p>

“那就好,哥哥中意的人不多?!彼?,“毕竟是那么一种性格?!?/p>

我点头,并且微微一笑。一对难兄难弟。

“嗳,田村君,”大岛盯视着我的脸说,“也许是我的误解——我好像第一次见到你多少露出点笑容了?!?/p>

“可能?!蔽业娜吩谖⑿?。我脸红了。

“什么时候回东京?”

“这就动身?!?/p>

“不能等到傍晚?图书馆关门后用我的车送你去车站?!?/p>

我想了想摇头道:“谢谢。不过我想还是马上离开为好?!?/p>

大岛点点头。他从里面房间拿出精心包皮好的画,又把《海边的卡夫卡》环形录音唱片递到我手里。

“这是我的礼物?!?/p>

“谢谢?!蔽宜?,“想最后看一次二楼佐伯的房间,不要紧的?”

“还用说。尽管看好了?!?/p>

“您也一起来好么?”

“好的?!?/p>

我们上二楼走进佐伯的房间。我站在她的写字台前,用手悄然触摸台面。我想着被台面慢慢吸入的一切,在脑海中推出佐伯脸伏在桌上的最后身姿,想起她总是背对窗口专心写东西时的形影。我总是为佐伯把咖啡端来这里,每次走进打开的门,她都抬起脸照例朝我微笑。

“佐伯女士在这里写什么了呢?”我问。

“不知道她在这里写了什么?!贝蟮核?,“但有一点可以断言,她是心里深藏着各种各样的秘密离开这个世界的?!?/p>

深藏着各种各样的假说,我在心里补充一句。

窗开着,六月的风静静地拂动白色花边窗帘的下摆。海潮味儿微微漂来。我想起海边沙子的感触。我离开桌前,走到大岛那里紧紧抱住他的身体。大岛苗条的身体让我回想起十分撩人情怀的什么。大岛轻轻抚摸我的头发。

“世界是隐喻,田村卡夫卡君?!贝蟮涸谖叶咚?,“但是,无论对我还是对你,惟独这座图书馆不是任何隐喻。这座图书馆永远是这座图书馆。这点无论如何我都想在我和你之间明确下来?!?/p>

“当然?!蔽宜?。

“非常solid①、个别的、特殊的图书馆。其他任何东西都无法取代?!?/p>

我点头。

“再见,田村卡夫卡君?!?/p>

“再见,大岛?!蔽宜?,“这条领带非常别致?!?/p>

他离开我,直盯盯地看着我的脸微笑““一直在等你这么说?!?/p>

①意为“固体的,坚实的,实心的”。②

我背起背囊走到车站,乘电气列车到高松站,在车站售票口买去东京的票。到东京应是深夜??峙孪纫谀睦锿端?,然后再回野方的家?;氐揭桓鋈艘裁挥械目盏吹吹募?,又要在那里落得孤身一人。没人等我归去??墒浅四抢镂椅薮晒?。

用车站的公共电话打?;ǖ氖只?。她正在工作。我说只一会儿就行。她说不能说得太久。我说三言两语即可。

“这就返回东京?!蔽宜?,“眼下在高松站。只想把这个告诉你一声?!?/p>

“离家出走已经停止了?”

“我想是那样的?!?/p>

“的确,十五岁离家出走未免早了点儿?!彼?,“回东京做什么呢?”

“大概要返校?!?/p>

“从长远看,那确实不坏?!?/p>

“你也要回东京吧?”

“嗯。估计要到九月份。夏天想去哪里旅行一趟?!?/p>

“在东京肯见我?”

“可以呀,当然?!彼?,“能告诉你的电话号码?”

我说出自己家的电话号码。她记下。

“嗳,最近梦见了你?!彼?。

“我也梦见了你?!?/p>

“噢,莫不是很黄的梦?”

“或许?!蔽页腥?,“不过终归是梦。你的梦呢?”

“我的梦可不黄。梦见你一个人在迷宫般的大房子里转来转去。你想找一个特殊房间,却怎么也找不到。而同时那房子里又有一个人转着圈找你。我叫着喊着提示你,但声音传不过去。非??膳碌拿?。由于梦中一直大喊大叫,醒来疲劳得很。所以对你非常放心不下?!?/p>

“谢谢?!蔽宜?,“但那终归是梦?!?/p>

“没发生什么不妙的事?”

“不妙的事什么也没发生?!?/p>

不妙的事什么也没发生,我如此讲给自己听。

“再见,卡夫卡君?!彼?,“得接着工作了。不过若是想跟我说话,随时往这里打电话?!?/p>

“再见,”我说?!敖憬?!”我加上一句。

跨桥,过海,在冈山站换乘新干线,在座席上闭起眼睛,让身体适应列车的振动。脚下放着包皮装得结结实实的《海边的卡夫卡》画。我的脚一直在体味它的感触。

“希望你记住我?!弊舨?,“只要有你记住我,被其他所有人忘掉都无所谓?!?/p>

有比重的时间如多义的古梦压在你身上。为了从那时间里钻出,你不断地移动。纵然去到世界边缘,你恐怕也逃不出那时间。但你还是非去世界边缘不可,因为不去世界边缘就办不成的事也是有的。

车过名古屋时下起了雨。我看着在发暗的玻璃窗上划线的雨珠。如此说来,出东京时也好像下雨来着。我想着在各种地方下的雨:下在森林中的雨,下在海面上的雨,下在高速公路上的雨,下在图书馆上的雨,下在世界边缘的雨。

我闭目合眼,释放身体的力气,缓松紧张的肌肉,倾听列车单调的声响。一行泪水几乎毫无先兆地流淌下来,给脸颊以温暖的感触。它从眼睛里溢出,顺着脸颊淌到嘴角停住,在那里慢慢干涸。不要紧的,我对自己说,仅仅一行。我甚至觉得那不是自己的泪水,而是打在车窗上的雨的一部分。我做了正确的事情么?

“你做了正确的事情?!苯形谘坏纳倌晁?,“你做了最为正确的事情。其他任何人都不可能做得你那么好。毕竟你是现实世界上最顽强的十五岁少年?!?/p>

“可是我还没弄明白活着的意义?!蔽宜?。

“看画,”他说,“听风的声音?!?/p>

我点头。

“这你能办到?!?/p>

我点头。

“最好先睡一觉?!苯形谘坏纳倌晁?,“一觉醒来时,你将成为新世界的一部分?!?/p>

不久,你睡了。一觉醒来时,你将成为新世界的一部分。

(完)

海边的卡夫卡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标记书签
    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目录
推荐阅读: 权力的游戏 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哈姆雷特 爱丽丝梦游仙境 时间简史 围城 人性的弱点 百年孤独 申博麻雀排九 挪威的森林
名著小说网以外国名著、世界名著、古典小说、历史名著为主,提供明清小说、经典小说以及经典小说的在线名著阅读和全集电子书免费txt下载的文学大全网站,欢迎广大小说迷收藏本站。
申博网上登入 | 申博太阳城代理开户登入 | 咪牌百家乐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