申博麻雀排九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收藏 标记书签 推荐朋友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
选择背景颜色:   选择字体大?。?/SPAN> font1 font2 font3

申博娱乐官网登入:第五十四回 史太君破陈腐旧套 王熙凤效戏彩斑衣

却说贾珍贾琏暗暗预备下大簸箩的钱,听见贾母说"赏",他们也忙命小厮们快撒钱。只听满台钱响,贾母大悦。

  二人遂起身,小厮们忙将一把新暖银壶捧在贾琏手内,随了贾珍趋至里面。贾珍先至李婶席上,躬身取下杯来,回身,贾琏忙斟了一盏,然后便至薛姨妈席上,也斟了。二人忙起身笑说:“二位爷请坐着罢了,何必多礼?!庇谑浅贤醵蛉?,满席都离了席,俱垂手旁侍。贾珍等至贾母榻前,因榻矮,二人便屈膝跪了。贾珍在先捧杯,贾琏在后捧壶。虽止二人奉酒,那贾环弟兄等,却也是排班按序,一溜随着他二人进来,见他二人跪下,也都一溜跪下。宝玉也忙跪下了。史湘云悄推他笑道:“你这会又帮着跪下作什么?有这样,你也去斟一巡酒岂不好?"宝玉悄笑道:“再等一会子再斟去?!彼底?,等他二人斟完起来,方起来。又与邢夫人王夫人斟过来。贾珍笑道:“妹妹们怎么样呢?"贾母等都说:“你们去罢,他们倒便宜些?!彼盗?,贾珍等方退出。

  当下天未二鼓,戏演的是《八义》中《观灯》八出。正在热闹之际,宝玉因下席往外走。贾母因说:“你往那里去!外头爆竹利害,仔细天上掉下火纸来烧了?!北τ窕厮担骸安煌度?,只出去就来?!奔帜该抛用呛蒙?。于是宝玉出来,只有麝月秋纹并几个小丫头随着。贾母因说:“袭人怎么不见?他如今也有些拿大了,单支使小女孩子出来?!蓖醴蛉嗣ζ鹕硇氐溃骸八枨叭彰涣?,因有热孝,不便前头来?!奔帜柑说阃?,又笑道:“跟主子却讲不起这孝与不孝。若是他还跟我,难道这会子也不在这里不成?皆因我们太宽了,有人使,不查这些,竟成了例了?!狈锝愣葱氐溃骸敖穸砩纤忝恍?,那园子里也须得他看着,灯烛花炮最是耽险的。这里一唱戏,园子里的人谁不偷来瞧瞧。他还细心,各处照看照看??銮艺庖簧⒑蟊π值芑厝ニ?,各色都是齐全的。若他再来了,众人又不经心,散了回去,铺盖也是冷的,茶水也不齐备,各色都不便宜,所以我叫他不用来,只看屋子。散了又齐备,我们这里也不耽心,又可以全他的礼,岂不三处有益。老祖宗要叫他,我叫他来就是了?!奔帜柑苏饣?,忙说:“你这话很是,比我想的周到,快别叫他了。但只他妈几时没了,我怎么不知道?!狈锝阈Φ溃骸扒岸巳デ鬃曰乩咸?,怎么倒忘了?!奔帜赶肓艘幌胄λ担骸跋肫鹄戳?。我的记性竟平常了。"众人都笑说:“老太太那里记得这些事?!奔帜敢蛴痔镜溃骸拔蚁胱?,他从小儿伏侍了我一场,又伏侍了云儿一场,末后给了一个魔王宝玉,亏他魔了这几年。他又不是咱们家的根生土长的奴才,没受过咱们什么大恩典。他妈没了,我想着要给他几两银子发送,也就忘了?!狈锝愣溃骸扒岸土怂氖揭?,也就是了?!奔帜柑?,点头道:“这还罢了。正好鸳鸯的娘前儿也死了,我想他老子娘都在南边,我也没叫他家去走走守孝,如今叫他两个一处作伴儿去?!庇置抛咏┕硬蒜偷阈闹嘤胨礁龀匀?。琥珀笑说:“还等这会子呢,他早就去了?!彼底?,大家又吃酒看戏。

  且说宝玉一径来至园中,众婆子见他回房,便不跟去,只坐在园门里茶房里烤火,和管茶的女人偷空饮酒斗牌。宝玉至院中,虽是灯光灿烂,却无人声。麝月道:“他们都睡了不成?咱们悄悄的进去唬他们一跳?!庇谑谴蠹阴孀闱弊俚慕司当谝豢?,只见袭人和一人二人对面都歪在地炕上,那一头有两三个老嬷嬷打盹。宝玉只当他两个睡着了,才要进去,忽听鸳鸯叹了一声,说道:“可知天下事难定。论理你单身在这里,父母在外头,每年他们东去西来,没个定准,想来你是不能送终的了,偏生今年就死在这里,你倒出去送了终?!毕说溃骸罢?。我也想不到能够看父母回首。太太又赏了四十两银子,这倒也算养我一场,我也不敢妄想了?!北τ裉?,忙转身悄向麝月等鹊*:“谁知他也来了。我这一进去,他又赌气走了,不如咱们回去罢,让他两个清清静静的说一回。袭人正一个闷着,他幸而来的好?!彼底?,仍悄悄的出来。

  宝玉便走过山石之后去站着撩衣,麝月秋纹皆站住背过脸去,口内笑说:“蹲下再解小衣,仔细风吹了肚子?!焙竺媪礁鲂⊙就纷又切〗?,忙先出去茶房预备去了。这里宝玉刚转过来,只见两个媳妇子迎面来了,问是谁,秋纹道:“宝玉在这里,你大呼小叫,仔细唬着罢?!蹦窍备久敲πΦ溃骸拔颐遣恢?,大节下来惹祸了。姑娘们可连日辛苦了。"说着,已到了跟前。麝月等问:“手里拿的是什么?"媳妇们道:“是老太太赏金,花二位姑娘吃的。"秋纹笑道:“外头唱的是《八义》,没唱《混元盒》,那里又跑出’金花娘娘’来了?!北τ裥γ骸敖移鹄次仪魄??!鼻镂器暝旅ι先ソ礁龊凶咏铱?。两个媳妇忙蹲下身子,宝玉看了两盒内都是席上所有的上等果品菜馔,点了一点头,迈步就走。麝月二人忙胡乱掷了盒盖,跟上来。宝玉笑道:“这两个女人倒和气,会说话,他们天天乏了,倒说你们连日辛苦,倒不是那矜功自伐的?!摈暝碌溃骸罢夂玫囊埠芎?,那不知礼的也太不知礼?!北τ裥Φ溃骸澳忝鞘敲靼兹?,耽待他们是粗笨可怜的人就完了?!币幻嫠?,一面来至园门。那几个婆子虽吃酒斗牌,却不住出来打探,见宝玉来了,也都跟上了。来至花厅后廊上,只见那两个小丫头一个捧着小沐盆,一个搭着手巾,又拿着沤子壶在那里久等。秋纹先忙伸手向盆内试了一试,说道:“你越大越粗心了,那里弄的这冷水?!毙⊙就沸Φ溃骸肮媚锴魄普飧鎏?,我怕水冷,巴巴的倒的是滚水,这还冷了?!闭底?,可巧见一个老婆子提着一壶滚水走来。小丫头便说:“好奶奶,过来给我倒上些。"那婆子道:“哥哥儿,这是老太太泡茶的,劝你走了舀去罢,那里就走大了脚?!鼻镂频溃骸捌灸闶撬?,你不给?我管把老太太茶吊子倒了洗手?!蹦瞧抛踊赝芳乔镂?,忙提起壶来就倒。秋纹道:“够了。你这么大年纪也没个见识,谁不知是老太太的水!要不着的人就敢要了?!逼抛有Φ溃骸拔已刍?,没认出这姑娘来?!北τ裣戳耸?,那小丫头子拿小壶倒了些沤子在他手内,宝玉沤了。秋纹麝月也趁热水洗了一回,沤了,跟进宝玉来。

  宝玉便要了一壶暖酒,也从李婶薛姨妈斟起,二人也让坐。贾母便说:“他小,让他斟去,大家倒要干过这杯?!彼底?,便自己干了。邢王二夫人也忙干了,让他二人。薛李也只得干了。贾母又命宝玉道:“连你姐姐妹妹一齐斟上,不许乱斟,都要叫他干了?!北τ裉?,答应着,一一按次斟了。至黛玉前,偏他不饮,拿起杯来,放在宝玉唇上边,宝玉一气饮干。黛玉笑说:“多谢?!北τ裉嫠迳弦槐?。凤姐儿便笑道:“宝玉,别喝冷酒,仔细手颤,明儿写不得字,拉不得弓?!北τ衩Φ溃骸懊挥谐岳渚??!狈锝愣Φ溃骸拔抑烂挥?,不过白嘱咐你?!比缓蟊τ窠锩嬲逋?,只除贾蓉之妻是丫头们斟的。复出至廊上,又与贾珍等斟了。坐了一回,方进来仍归旧坐。

  一时上汤后,又接献元宵来。贾母便命将戏暂歇歇:“小孩子们可怜见的,也给他们些滚汤滚菜的吃了再唱?!庇置魃釉任锬眯┯胨浅匀?。一时歇了戏,便有婆子带了两个门下常走的女先生儿进来,放两张杌子在那一边命他坐了,将弦子琵琶递过去。贾母便问李薛听何书,他二人都回说:“不拘什么都好?!奔帜副阄剩骸敖纯捎刑硇┦裁葱率??"那两个女先儿回说道:“倒有一段新书,是残唐五代的故事?!奔帜肝适呛蚊?,女先儿道:“叫做《凤求鸾》?!奔帜傅溃骸罢庖桓雒值购?,不知因什么起的,先大概说说原故,若好再说?!迸榷溃骸罢馐樯夏怂挡刑浦?,有一位乡绅,本是金陵人氏,名唤王忠,曾做过两朝宰辅。如今告老还家,膝下只有一位公子,名唤王熙凤?!敝谌颂?,笑将起来。贾母笑道:“这重了我们凤丫头了?!毕备久ι先ネ扑?,"这是二奶奶的名字,少混说?!奔帜感Φ溃骸澳闼?,你说?!迸壬πψ耪酒鹄?,说:“我们该死了,不知是奶奶的讳?!狈锝愣Φ溃骸芭率裁?,你们只管说罢,重名重姓的多呢?!迸壬炙档溃骸罢饽晖趵弦蚍⒘送豕由暇└峡?,那日遇见大雨,进到一个庄上避雨。谁知这庄上也有个乡绅,姓李,与王老爷是世交,便留下这公子住在书房里。这李乡绅膝下无儿,只有一位千金小姐。这小姐芳名叫作雏鸾,琴棋书画,无所不通?!奔帜该Φ溃骸肮值澜凶鳌斗锴箴健?。不用说,我猜着了,自然是这王熙凤要求这雏鸾小姐为妻?!迸榷Φ溃骸袄献孀谠刺庖换厥??!敝谌硕嫉溃骸袄咸裁疵惶?!便没听过,也猜着了?!奔帜感Φ溃骸罢庑┦槎际且桓鎏鬃?,左不过是些佳人才子,最没趣儿。把人家女儿说的那样坏,还说是佳人,编的连影儿也没有了??诙际鞘橄忝诺?,父亲不是尚书就是宰相,生一个小姐必是爱如珍宝。这小姐必是通文知礼,无所不晓,竟是个绝代佳人。只一见了一个清俊的男人,不管是亲是友,便想起终身大事来,父母也忘了,书礼也忘了,鬼不成鬼,贼不成贼,那一点儿是佳人?便是满腹文章,做出这些事来,也算不得是佳人了。比如男人满腹文章去作贼,难道那王法就说他是才子,就不入贼情一案不成?可知那编书的是自己塞了自己的嘴。再者,既说是世宦书香大家小姐都知礼读书,连夫人都知书识礼,便是告老还家,自然这样大家人口不少,奶母丫鬟伏侍小姐的人也不少,怎么这些书上,凡有这样的事,就只小姐和紧跟的一个丫鬟?你们白想想,那些人都是管什么的,可是前言不答后语?"众人听了,都笑说:“老太太这一说,是谎都批出来了。"贾母笑道:“这有个原故:编这样书的,有一等妒人家富贵,或有求不遂心,所以编出来污秽人家。再一等,他自己看了这些书看魔了,他也想一个佳人,所以编了出来取乐。何尝他知道那世宦读书家的道理!别说他那书上那些世宦书礼大家,如今眼下真的,拿我们这中等人家说起,也没有这样的事,别说是那些大家子??芍侵叩袅讼掳偷幕?。所以我们从不许说这些书,丫头们也不懂这些话。这几年我老了,他们姊妹们住的远,我偶然闷了,说几句听听,他们一来,就忙歇了?!崩钛Χ硕夹λ担骸罢庹谴蠹业墓婢?,连我们家也没这些杂话给孩子们听见?!?

  凤姐儿走上来斟酒,笑道:“罢,罢,酒冷了,老祖宗喝一口润润嗓子再掰谎。这一回就叫作《掰谎记》,就出在本朝本地本年本月本日本时,老祖宗一张口难说两家话,花开两朵,各表一枝,是真是谎且不表,再整那观灯看戏的人。老祖宗且让这二位亲戚吃一杯酒看两出戏之后,再从昨朝话言掰起如何?"他一面斟酒,一面笑说,未曾说完,众人俱已笑倒。两个女先生也笑个不住,都说:“奶奶好刚口。奶奶要一说书,真连我们吃饭的地方也没了?!毖σ搪栊Φ溃骸澳闵傩送沸?,外头有人,比不得往常?!狈锝愣Φ溃骸巴馔返闹挥幸晃徽浯笠?。我们还是论哥哥妹妹,从小儿一处淘气了这么大。这几年因做了亲,我如今立了多少规矩了。便不是从小儿的兄妹,便以伯叔论,那《二十四孝》上’斑衣戏彩’,他们不能来’戏彩’引老祖宗笑一笑,我这里好容易引的老祖宗笑了一笑,多吃了一点儿东西,大家喜欢,都该谢我才是,难道反笑话我不成?"贾母笑道:“可是这两日我竟没有痛痛的笑一场,倒是亏他才一路笑的我心里痛快了些,我再吃一钟酒?!背宰啪?,又命宝玉:“也敬你姐姐一杯?!狈锝愣Φ溃骸安挥盟?,我讨老祖宗的寿罢?!彼底?,便将贾母的杯拿起来,将半杯剩酒吃了,将杯递与丫鬟,另将温水浸的杯换了一个上来。于是各席上的杯都撤去,另将温水浸着待换的杯斟了新酒上来,然后归坐。

  女先生回说:“老祖宗不听这书,或者弹一套曲子听听罢?!奔帜副闼档溃骸澳忝橇礁龆砸惶住督睢钒??!倍颂?,忙和弦按调拨弄起来。贾母因问:“天有几更了?!敝谄抛用兀骸叭??!奔帜傅溃骸肮值篮钠鹄??!痹缬兄谘诀吣昧颂砘坏囊律阉屠?。王夫人起身笑说道:“老太太不如挪进暖阁里地炕上倒也罢了。这二位亲戚也不是外人,我们陪着就是了?!奔帜柑?,笑道:“既这样说,不如大家都挪进去,岂不暖和?"王夫人道:“恐里间坐不下?!奔帜感Φ溃骸拔矣械览?。如今也不用这些桌子,只用两三张并起来,大家坐在一处挤着,又亲香,又暖和?!敝谌硕嫉溃骸罢獠庞腥??!彼底?,便起了席。众媳妇忙撤去残席,里面直顺并了三张大桌,另又添换了果馔摆好。贾母便说:“这都不要拘礼,只听我分派你们就坐才好?!彼底疟闳醚钫嫔献?,自己西向坐了,叫宝琴,黛玉,湘云三人皆紧依左右坐下,向宝玉说:“你挨着你太太?!庇谑切戏蛉送醴蛉酥屑凶疟τ?,宝钗等姊妹在西边,挨次下去便是娄氏带着贾菌,尤氏李纨夹着贾兰,下面横头便是贾蓉之妻。贾母便说:“珍哥儿带着你兄弟们去罢,我也就睡了?!?

  贾珍忙答应,又都进来。贾母道:“快去罢!不用进来,才坐好了,又都起来。你快歇着,明日还有大事呢?!奔终涿Υ鹩α?,又笑说:“留下蓉儿斟酒才是?!奔帜感Φ溃骸罢峭怂?。"贾珍答应了一个"是",便转身带领贾琏等出来。二人自是欢喜,便命人将贾琮贾璜各自送回家去,便邀了贾琏去追欢买笑,不在话下。

  这里贾母笑道:“我正想着虽然这些人取乐,竟没一对双全的,就忘了蓉儿。这可全了,蓉儿就合你媳妇坐在一处,倒也团圆了?!币蛴邢备净厮悼?,贾母笑道:“我们娘儿们正说的兴头,又要吵起来??銮夷呛⒆用前疽构掷涞?,也罢,叫他们且歇歇,把咱们的女孩子们叫了来,就在这台上唱两出给他们瞧瞧?!毕备咎?,答应了出来,忙的一面着人往大观园去传人,一面二门口去传小厮们伺候。小厮们忙至戏房将班中所有的大人一概带出,只留下小孩子们。

  一时,梨香院的教习带了文官等十二个人,从游廊角门出来。婆子们抱着几个软包,因不及抬箱,估料着贾母爱听的三五出戏的彩衣包了来。婆子们带了文官等进去见过,只垂手站着。贾母笑道:“大正月里,你师父也不放你们出来逛逛。你等唱什么?刚才八出<<八义》闹得我头疼,咱们清淡些好。你瞧瞧,薛姨太太这李亲家太太都是有戏的人家,不知听过多少好戏的。这些姑娘都比咱们家姑娘见过好戏,听过好曲子。如今这小戏子又是那有名玩戏家的班子,虽是小孩子们,却比大班还强。咱们好歹别落了褒贬,少不得弄个新样儿的。叫芳官唱一出《寻梦》,只提琴至管萧合,笙笛一概不用?!蔽墓傩Φ溃骸罢庖彩堑?,我们的戏自然不能入姨太太和亲家太太姑娘们的眼,不过听我们一个发脱口齿,再听一个喉咙罢了?!奔帜感Φ溃骸罢钦饣傲??!崩钌粞σ搪柘驳亩夹Φ溃骸昂酶隽橥负⒆?,他也跟着老太太打趣我们?!奔帜感Φ溃骸拔颐钦庠撬姹愕耐缫舛?,又不出去做买卖,所以竟不大合时?!彼底庞值溃骸敖锌俪怀觥痘菝飨率椤?,也不用抹脸。只用这两出叫他们听个疏异罢了。若省一点力,我可不依?!蔽墓俚忍顺隼?,忙去扮演上台,先是《寻梦》,次是《下书》。众人都鸦雀无闻,薛姨妈因笑道:“实在亏他,戏也看过几百班,从没见用箫管的?!奔帜傅溃骸耙灿?,只是象方才《西楼。楚江晴》一支,多有小生吹萧和的。这大套的实在少,这也在主人讲究不讲究罢了。这算什么出奇?"指湘云道:“我象他这么大的时节,他爷爷有一班小戏,偏有一个弹琴的凑了来,即如《西厢记》的《听琴》,《玉簪记》的《琴挑》,《续琵琶》的《胡茄十八拍》,竟成了真的了,比这个更如何?"众人都道:“这更难得了?!奔帜副忝鱿备纠?,吩咐文官等叫他们吹一套《灯月圆》。媳妇领命而去。

  当下贾蓉夫妻二人捧酒一巡,凤姐儿因见贾母十分高兴,便笑道:“趁着女先儿们在这里,不如叫他们击鼓,咱们传梅,行一个’春喜上眉梢’的令如何?"贾母笑道:“这是个好令,正对时对景?!泵γ巳×艘幻婧谄嵬せㄇ涣罟睦?,与女先儿们击着,席上取了一枝红梅。贾母笑道:“若到谁手里住了,吃一杯,也要说个什么才好?!狈锝愣Φ溃骸耙牢宜?,谁象老祖宗要什么有什么呢。我们这不会的,岂不没意思。依我说也要雅俗共赏,不如谁输了谁说个笑话罢?!敝谌颂?,都知道他素日善说笑话,最是他肚内有无限的新鲜趣谈。今儿如此说,不但在席的诸人喜欢,连地下伏侍的老小人等无不喜欢。那小丫头子们都忙出去,找姐唤妹的告诉他们:“快来听,二奶奶又说笑话儿了。"众丫头子们便挤了一屋子。于是戏完乐罢。贾母命将些汤点果菜与文官等吃去,便命响鼓。那女先儿们皆是惯的,或紧或慢,或如残漏之滴,或如迸豆之疾,或如惊马之乱驰,或如疾电之光而忽暗。其鼓声慢,传梅亦慢,鼓声疾,传梅亦疾。恰恰至贾母手中,鼓声忽住。大家呵呵一笑,贾蓉忙上来斟了一杯。众人都笑道:“自然老太太先喜了,我们才托赖些喜?!奔帜感Φ溃骸罢饩埔舶樟?,只是这笑话倒有些个难说?!敝谌硕妓担骸袄咸谋确锝愣幕购没苟?,赏一个我们也笑一笑儿?!奔帜感Φ溃骸安⒚皇裁葱孪史⑿Φ?,少不得老脸皮子厚的说一个罢了?!币蛩档溃骸耙患易友耸龆?,娶了十房媳妇。惟有第十个媳妇伶俐,心巧嘴乖,公婆最疼,成日家说那九个不孝顺。这九个媳妇委屈,便商议说:`咱们九个心里孝顺,只是不象那小蹄子嘴巧,所以公公婆婆老了,只说他好,这委屈向谁诉去?’大媳妇有主意,便说道:’咱们明儿到阎王庙去烧香,和阎王爷说去,问他一问,叫我们托生人,为什么单单的给那小蹄子一张乖嘴,我们都是笨的?!谌颂硕枷不?,说这主意不错。第二日便都到阎王庙里来烧了香,九个人都在供桌底下睡着了。九个魂专等阎王驾到,左等不来,右等也不到。正着急,只见孙行者驾着筋斗云来了,看见九个魂便要拿金箍棒打,唬得九个魂忙跪下央求。孙行者问原故,九个人忙细细的告诉了他。孙行者听了,把脚一跺,叹了一口气道:’这原故幸亏遇见我,等着阎王来了,他也不得知道的?!鸥鋈颂?,就求说:’大圣发个慈悲,我们就好了?!镄姓咝Φ溃骸馊床荒?。那日你们妯娌十个托生时,可巧我到阎王那里去的,因为撒了泡尿在地下,你那小婶子便吃了。你们如今要伶俐嘴乖,有的是尿,再撒泡你们吃了就是了?!彼当?,大家都笑起来。凤姐儿笑道:“好的,幸而我们都笨嘴笨腮的,不然也就吃了猴儿尿了。"尤氏娄氏都笑向李纨道:“咱们这里谁是吃过猴儿尿的,别装没事人儿?!毖σ搪栊Φ溃骸靶岸辉诤么?,只要对景就发笑?!彼底庞只髌鸸睦?。小丫头子们只要听凤姐儿的笑话,便悄悄的和女先儿说明,以咳嗽为记。须臾传至两遍,刚到了凤姐儿手里,小丫头子们故意咳嗽,女先儿便住了。众人齐笑道:“这可拿住他了??斐粤司扑狄桓龊玫?,别太逗的人笑的肠子疼?!狈锝愣肓艘幌?,笑道:“一家子也是过正月半,合家赏灯吃酒,真真的热闹非常,祖婆婆,太婆婆,婆婆,媳妇,孙子媳妇,重孙子媳妇,亲孙子,侄孙子,重孙子,灰孙子,滴滴搭搭的孙子,孙女儿,外孙女儿,姨表孙女儿,姑表孙女儿,……嗳哟哟,真好热闹!"众人听他说着,已经笑了,都说:“听数贫嘴,又不知编派那一个呢?!庇仁闲Φ溃骸澳阋形?,我可撕你的嘴?!狈锝愣鹕砼氖中Φ溃骸叭思曳蚜λ?,你们混,我就不说了?!奔帜感Φ溃骸澳闼的闼?,底下怎么样?"凤姐儿想了一想,笑道:“底下就团团的坐了一屋子,吃了一夜酒就散了?!敝谌思岳魃乃盗?,别无他话,都怔怔的还等下话,只觉冰冷无味。史湘云看了他半日。凤姐儿笑道:“再说一个过正月半的。几个人抬着个房子大的炮仗往城外放去,引了上万的人跟着瞧去。有一个性急的人等不得,便偷着拿香点着了。只听’噗哧’一声,众人哄然一笑都散了。这抬炮仗的人抱怨卖炮仗的П的不结实,没等放就散了?!毕嬖频溃骸澳训浪救嗣惶??"凤姐儿道:“这本人原是聋子?!敝谌颂?,一回想,不觉一齐失声都大笑起来。又想着先前那一个没完的,问他:“先一个怎么样?也该说完?!狈锝愣雷右慌?,说道:“好罗唆,到了第二日是十六日,年也完了,节也完了,我看着人忙着收东西还闹不清,那里还知道底下的事了?!敝谌颂?,复又笑将起来。凤姐儿笑道:“外头已经四更,依我说,老祖宗也乏了,咱们也该’聋子放炮仗____散了’罢?!庇仁系扔檬峙磷游兆抛?,笑的前仰后合,指他说道:“这个东西真会数贫嘴?!奔帜感Φ溃骸罢嬲嬲夥镅就吩椒⑵蹲炝??!币幻嫠?,一面吩咐道:“他提炮仗来,咱们也把烟火放了解解酒?!?

  贾蓉听了,忙出去带着小厮们就在院内安下屏架,将烟火设吊齐备。这烟火皆系各处进贡之物,虽不甚大,却极精巧,各色故事俱全,夹着各色花炮。林黛玉禀气柔弱,不禁毕驳之声,贾母便搂他在怀中。薛姨妈搂着湘云。湘云笑道:“我不怕?!北︻蔚刃Φ溃骸八ò约悍糯笈谡?,还怕这个呢?!蓖醴蛉吮憬τ衤牖衬?。凤姐儿笑道:“我们是没有人疼的了?!庇仁闲Φ溃骸坝形夷?,我搂着你。也不怕臊,你这孩子又撒娇了,听见放炮仗,吃了蜜蜂儿屎的,今儿又轻逛起来?!狈锝愣Φ溃骸暗壬⒘?,咱们园子里放去。我比小厮们还放的好呢?!彼祷爸?,外面一色又一色的放了又放,又有许多的满天星,九龙入云,一声雷,飞天十响之类的零碎小爆竹。放罢,然后又命小戏子打了一回"莲花落",撒了满台钱,命那孩子们满台抢钱取乐。又上汤时,贾母说道:“夜长,觉的有些饿了?!狈锝愣厮担骸坝性け傅难甲尤庵??!奔帜傅溃骸拔页孕┣宓陌??!狈锝愣Φ溃骸耙灿性娑镜木字?,预备太太们吃斋的?!奔帜感Φ溃骸安皇怯湍迥宓木褪翘鸬??!狈锝愣置Φ溃骸盎褂行尤什?,只怕也甜?!奔帜傅溃骸暗故钦飧龌拱樟??!彼底?,又命人撤去残席,外面另设上各种精致小菜。大家随便随意吃了些,用过漱口茶,方散。

  十七日一早,又过宁府行礼,伺候掩了宗祠,收过影像,方回来。此日便是薛姨妈家请吃年酒。十八日便是赖大家,十九日便是宁府赖升家,二十日便是林之孝家,二十一日便是单大良家,二十二日便是吴新登家。这几家,贾母也有去的,也有不去的,也有高兴直待众人散了方回的,也有兴尽半日一时就来的。凡诸亲友来请或来赴席的,贾母一概怕拘束不会,自有邢夫人,王夫人,凤姐儿三人料理。连宝玉只除王子腾家去了,余者亦皆不会,只说贾母留下解闷。所以倒是家下人家来请,贾母可以自便之处,方高兴去逛逛。闲言不提,且说当下元宵已过___
红楼梦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标记书签
    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目录
推荐阅读: 权力的游戏 欧亨利短篇小说集 哈姆雷特 爱丽丝梦游仙境 时间简史 围城 人性的弱点 百年孤独 申博麻雀排九 挪威的森林
名著小说网以外国名著、世界名著、古典小说、历史名著为主,提供明清小说、经典小说以及经典小说的在线名著阅读和全集电子书免费txt下载的文学大全网站,欢迎广大小说迷收藏本站。
申博网上登入 | 申博太阳城代理开户登入 | 咪牌百家乐 |